修笔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水浒逐鹿传 > 第三十九章 驯马(下)
    第三十九章 驯马(下)

    …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卞祥虽然未败,但身上已经有腾腾热气,可见卞祥已经大汗淋漓!

    再观狮子骢,也开始往外呼出白气,显然,狮子骢也并不十分轻松!

    一人一马僵持了足有大半个时辰,狮子骢突然“希律律”的一叫,随即猛得一甩脖子将已经不支的卞祥给扔了出去——卞祥败了!

    见此,众人无不惋惜不已!

    狮子骢奔过去立起双蹄猛得向卞祥踩去!

    李衍等人见之,立即冲过去救卞祥!

    卞祥真是累了,几次躲避都是堪堪才躲过狮子骢的踩踏!

    而狮子骢显然是被卞祥给激怒了,竟然对卞祥穷追不舍,大有不踩死卞祥誓不罢休之势!

    李衍见之大急,不禁全力奔跑去救援卞祥——李衍怎么能让狮子骢踩死自己的五虎将?

    最终,李衍先其他人一步到了狮子骢前!

    情急之下,李衍也没想太多,直接就给了狮子骢一拳!

    这一拳正中狮子骢的肩骨,将狮子骢打得横着退出去了五六米远,并且有些打晃!

    李衍追过去还想再给狮子骢一拳,省得这畜生逞凶!

    皇甫端没想到看着并不高壮的李衍,一拳竟有这么大威力!

    这也就罢了,李衍竟然还想再打狮子骢,这不是要打死狮子骢的节奏吗?

    皇甫端急得大喊:“哥哥,莫要伤了这汗血宝马!”

    得了皇甫端的提醒,李衍才想起这是汗血宝马,杀之可惜!

    可这狮子骢也太猛悍了,不制住它,有可能伤到人!

    想到之前卞祥掼狮子骢的动作,李衍有样学样抱住了还在打晃的狮子骢,随即猛得一较劲就将狮子骢给掼倒了,然后就用力将狮子骢按在地上!

    狮子骢果然猛悍!

    被李衍按倒在地之后,还没从李衍之前那一拳中缓过来的狮子骢就开始不停的挣扎想要站起来!

    此时,李衍终于知道卞祥为什么会累成那样了,实是因为这狮子骢的力气也太大了,大到李衍只要稍稍一松懈,就有可能让狮子骢站起来!

    无可奈何之下,李衍只能聚精会神跟狮子骢耗下去!

    李衍不知道的是,外人看到的却是另外一番光景!

    他们看到的是,李衍一拳就将猛悍的狮子骢打退,然后一下子就将卞祥用了大半个时辰都没掼倒的狮子骢给掼倒了,再然后牢牢的压住暴躁的狮子骢让狮子骢一点站起来的机会都没有!

    邓飞道:“哥哥真是好神力!”

    杨林道:“想不到哥哥竟有恁地神力,当真是人不可貌相!”

    阮小七道:“你们不知道了吧,哥哥曾在比力时,轻松胜过卞祥兄弟和武二郎。”

    孟康问:“武二郎是谁?”

    阮小七道:“也是一条好汉,武艺、力气均不在卞祥兄弟之下!”

    杜迁道:“此等好汉为何不邀他上山一块聚义替天行道?”

    阮小七道:“他不想毁了清白身子。”

    邓飞道:“忒不爽利!”

    “……”

    突然间!

    宋万大喊:“狮子骢莫不是流血了!”

    众人定睛一看,狮子骢身上不知从何时起出了一层血水!

    皇甫端道:“那不是血,是汗。”

    虽然嘴上在说话,可皇甫端的眼睛却死死的盯着李衍和狮子骢!

    皇甫端有一种直觉,狮子骢今日怕是找到主人了!

    不仅皇甫端死死的盯着李衍,还有一人也死死的盯着李衍!

    这个人就是一直静静的站在皇甫端浑身旁的刘慧娘。

    刘慧娘真没想到,在一个土匪窝里竟然能看到传说当中的汗血宝马,更没想到能看到可以驯服汗血宝马的人!

    博览古今的刘慧娘曾在一本书中看到,当初裴仁基驯服狮子骢的时候,其实是用了跟武则天差不多的办法,而李衍这明显是仅凭力气驯服的狮子骢。

    刘慧娘暗道:“观他年纪,最多不过二十七八,却能折服这许多草莽,真是了不起,还有之前驯狮子骢的那两人,具是上将之材,竟也对他唯命是从,世间竟出了此等人物,也不知是祸是福。”

    那边,李衍也开始深喘气了,足可见狮子骢给李衍的压力也不小!

    “希律律律律……”

    一声长鸣过后,狮子骢突然暴起!

    虽然一直在小心戒备,可李衍还是被狮子骢掀了起来!

    见此,李衍不敢再有所保留,而是用尽全力将狮子骢又按了回去!

    “砰!”

    “希律律律律……”

    这一下李衍用力太大,让撞到地面上的狮子骢发出了一串悲鸣!

    可即便是这样,狮子骢仍然没有屈服,依旧在拼命挣扎、依旧在拼命嘶叫!

    只不过,李衍已经感觉出来了,狮子骢的嘶叫声越来越小、挣扎的幅度也越来越小,已经不复之前的猛悍了。

    等到狮子骢对李衍再也构不成威胁,李衍才看着狮子骢的大眼睛,说:“到此为止吧,我会带你成为这世间第一名马!”

    也不知狮子骢是听懂了李衍这大到没边的话,还是没有力气再挣扎了,总之,狮子骢慢慢的不再动了,也不再叫了,只是静静的躺在地上。

    见此,李衍慢慢的松开了狮子骢,然后一边戒备狮子骢、一边慢慢的站了起来。

    狮子骢抬起它的大脑袋用它的大眼珠子盯着李衍看了好一会,才慢慢的站了起来。

    由此可见,狮子骢刚刚并不是力竭了,只是向李衍认输了。

    站起来了的狮子骢,并没有跑开,也没有像攻击山士奇和卞祥一样攻击李衍,而是静静的站在李衍对面打量着李衍。

    皇甫端大喊:“哥哥,快骑上它,快!”

    听言,李衍也反应了过来,然后来到狮子骢身侧,再然后一抓狮子骢的马鬃一跃就骑上了狮子骢的背。

    狮子骢的两只前蹄抬起了一米多高,吓得李衍连忙抓紧狮子骢的马鬃!

    可狮子骢的两个前蹄在空中停滞了一会,却又慢慢的放下了。

    戒备了一会,见狮子骢并没有将自己甩下去的意思,李衍轻轻一拍狮子骢的屁股。

    狮子骢迟疑了一会,才慢慢迈开脚步驮着李衍向一众好汉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