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洪荒之石矶 > 第92章 千斛珠
    第92章 千斛珠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星河灿烂,若出其里。

    ……

    天有星辰亿万,

    地有湖泊万千。

    天空众星璀璨,

    湖光星辉流转。

    千湖之湖,星宿之海,一面面镜子映照着星星点灯,水镜中的星辰不再高冷,不再刺眼,柔和了下来,柔和安静的星海之中,一叶小舟,一片荷叶,随风荡漾而去,荷叶小舟如一叶青萍,青萍无根,自由自在。

    说是青萍,也对,也不对,荷叶是黑色的,荷叶中的人却是青衣,青衣安眠荷叶之上,星海之中,侧卧而息,她并没有看天空中的星辰,也许太刺眼,她的耳朵贴着荷叶舟,听着安静的夜,安静的水,还有其中的星星物语。

    长途跋涉,人总会累,心累,今夜她没有打坐,也没有练气,她只想好好睡一觉,安安静静的,一个人,不思,不想!

    今夜无梦,安眠,星空下,星海里,银波荡漾,轻鼾流觞。

    一觉天亮,朦胧睁眼,慵懒翻一个身,面朝东方,吸一口紫气,谁都不给,闭上眼睛继续睡。

    睡到自然醒,晒着太阳浴,人更懒了,骨头都酥了,取出太初,随手轻拨,无病呻吟,一曲靡靡之音,天空的鸟落在了白沙之上,水中的鱼浮出了水面,鸟儿懒得飞,鱼儿懒得游,就连风都懒得吹,水都懒得荡了。

    大白天,除了打盹,“好像没什么可干的,那就做个白日梦吧!”

    一白影踏波而至。

    ……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一百零一、一百零二、一百零三……”

    ……

    黄金为屋,白银画栋,白玉为案,明珠镶嵌,珊瑚为屏,玳瑁相含。

    “道友,此处如何?”

    一剑眉星目,丰神俊朗的冠玉男子含情脉脉的看着慵懒女子深情款款的问道。

    女子轻笑不语。

    男子轻轻一笑,一拍手,一众妙龄少女鱼贯而入,一个个少女手托玉盘,盘中珠光宝气,尽是稀有罕见之物。

    “这些道友可喜欢?”

    女子但笑不语。

    男子眉头微皱,一挥手,众女躬身退下,又有一众少女托盘而入,盘中珍馐美味,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应有尽有。

    女子吸吸鼻子,眉头微皱。

    男子又一挥手,白玉盘中满载星辉,粒粒星辰砂,皆是先天之物。

    女子眼睛微亮。

    男子神色阴霾,他一咬牙,一挥手,外面飞入千斛,一斛一斛又一斛的珍珠倒出,珠玉之声不绝于耳,海量珍珠滚落一地,满地珍珠颗颗饱满,皆是极品。

    女子喜笑颜开。

    如玉男子脸色好转,深情问道:“道友可喜欢?”

    女子点头。

    男子更喜,急问:“那道友可愿留下?”

    女子想了一会,问道:“这些都是给我的吗?”

    男子点头:“若道友答应留下,都是你的。”

    女子又问:“真的吗?”

    男子连连点头:“当然是真的。”

    “我是问这些珍珠都是真的吗?”

    男子脸色微变,笑道:“当然是真的。”

    女子点头,“这里有多少珍珠?”

    “多少珍珠?”男子疑惑。

    “这里一共有多少颗珍珠?”女子又问了一遍。

    男子怔然:“多少颗?多少颗?”

    “如果你能数清这些珍珠的数目,我就留下?”女子言笑晏晏。

    “当真?”

    “当真!”

    男子狡黠一笑,道:“你稍等片刻,待我数来!”

    “且慢!”

    男子脸色一变,“道友莫非想反悔?”

    女子摇头,“不是,我是想问,道友若数不清又当如何?”

    “不会!”男子斩钉截铁的说道:“吾一日数万珠,十日尽可数清。”

    虽然他不记得具体数目,可一斛百十珠,千斛,十万余珠,他心中还是有数的。

    “一颗、二颗、三颗、四颗……一百零一、一百零二……”

    男子眼睛酸涩,满眼珠光,心中两个声音:“睡吧,睡吧……睡一会再数……不行,不能睡,数完了再睡……呼呼~~”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一百零一!”

    “呼~呼~~”

    金屋不见,玉案消散,珠光宝气成梦幻,满地珍珠皆鱼目,一只虚幻的巨蚌趴在鱼目堆中酣眠。

    白衣女子凌空而立,抬手一指,方丈咒文落下,方圆咒文升起,方寸咒文为一,三境归一,诸相重生,黄金为屋,白玉为案,满地珍珠,不下千万,又是金屋藏‘娇’。

    好一个白日梦,青衣伸了个懒腰,她笑着摇了摇头,真是一个小气的老妖精,连梦中都舍不得用真珠,石矶一展手,石针出现在掌中,“去吧,下面有个大家伙,能吞多少,看你本事了?”

    “嗖!”

    石针一头扎入了湖中,石矶看着无风无波的湖面盘膝坐起,她安放太初,闭目抚琴,琴音入湖心,一心牵千心,石矶心中映照着万千湖泊,一时之间,湖中亿万生灵都听到了她的琴音,她的心声。

    “湖神死了,湖神死了!”

    湖面起波,浪花朵朵,鱼虾成群,龟鳖结队,一个个千湖水族推着一颗颗明珠朝墨叶青莲涌来,无尽的明珠被千湖水族顶起,一颗颗珍珠被顶上了墨色莲叶,一波一波,无数的珍珠落在青衣身边。

    她就像一朵盛开的青莲,珍珠就像晶莹的露珠,无数洁白剔透的露珠在荷叶上滚动,荷叶不大,却容下了所有的露珠。

    喜悦,一个个投射成功的鱼虾龟鳖用力溅起浪花,大口吐出水泡,跳跃,溅起浪花,欢喜,单纯的欢喜。

    石矶笑着弹奏太初,太初给一个个顶球的青虾伴奏,给一个个吐泡的小鱼喝彩,给一个挥手螃蟹回应,给一个个划水的乌龟加油,这是一场狂欢,她只是个乐师,主角是无数的千湖水族。

    石矶带走了千斛珠,千湖水族少了一个残害了它们无数代的湖神。

    “无心为善是真善,无心作恶非真恶,道友,真善!大善!”

    一风尘仆仆的麻衣麻履道人从西而来。

    石矶心中一紧,这气息……她想到了一个人,老子。

    石矶稽首一礼,“小道见过前辈高人。”

    道人哈哈一笑,同样稽首一礼:“贫道见过大善人。”

    石矶连道不敢。

    道人却是一笑,道:“道友得众生缘,得了千斛珠,贫道想化一分缘,不知道友可舍得?”